江陵县域经济考核竞争力分析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40

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重要细胞。加快发展县域经济,提升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,是加快建设“两区一中心”的必然要求,是推进省级战略落地启动的必要途径,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保障。从全省县域经济发展考核结果来看,江陵县2018年县域经济发展既有短板也有进步。

一、江陵县域经济竞争力表现

(一)看位次,考核结果有进步

根据《关于2018年度湖北省县域经济工作考核情况的通报》发布的数据来看,荆州市共有7个县市参与县域经济考核,其中荆州区在一类县市区(21个)考核中,排第20位。其余6县市划归二类县市(27个)考核,在全省县域经济工作考核中,位次总体表现为“三进三退”。具体进位情况如下。

县市区

2017

位次

2018

位次

位次进退

松滋市

11

23

-12

公安县

12

14

-2

石首市

22

15

7

洪湖市

21

18

3

监利县

23

26

-3

江陵县

26

25

1

  (二)观态势,争先进位显希望

纵观近十年全省县域经济经济发展,呈现“你追我赶,不进则退”的激烈竞争格局,江陵县域争先进位既有压力,也有希望。

1.赶超压力仍大。2018年,江陵县域经济排位虽较上年进步一位,但并未有质的变化,总量少、块头小的总体现状依然存在。

2.超越希望犹在。江陵县综合指数据排名比排名24位的黄梅县低0.34点,比第20位的阳新县低1.47点。如果在保持优势的前提下,及时有效补足短板,赶超进位的希望很大。

(三)作比较,发展不够蕴潜力

县域经济考核大类指标的由去年的七大类改为五大类。其中,经济发展指标排名第19位,由于江陵县经济体量小,近几年的经济总量排名一直处于末位,同是二类县市的团风县近几年排名也都是倒数第二。指标体系修改之后,加入了速度因素,从而更加客观的表现出江陵经济的发展活力。质量效益指标为4.03,排名第18位。活力后劲指标为5.11,排名第26位,社会民生指数11.70,排名第19位。生态环境指数为5.45,排名第27位。从所考核的五大类指标来看,江陵县基本靠后,特别是活力后劲和生态环境分别排名倒数第二、倒数第一,因此要综合全面地认识到在缩小差距中积蓄潜力,找准发力点。

(四)找差距,瞄准问题强弱项

总体来看,县域经济考核五大指标细分了36个小指标。具体排名如下:

排名1-10名的有16个。分别是地区生产总值增长速度(第1)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(第4)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(第1)、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速度(第4)、人均生产总值增长速度(第6)、地方税收占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(第10)、人均生产总值增减幅度(第6)、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占年末规上工业企业总数的比例(第6)、减贫年度目标完成率100%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速度(第5)、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(第3)、就业及社保综合指数(第3)、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及升降幅度(分别第4、9)、地表水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(第1)、单位GDP地耗下降率(第10)。

排名11-20名的有4个。分别是外贸出口占GDP比重升降幅度(第20)、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产值比例(第18)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(第12)、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(第20)。

排名21-27名的有16个。分别是地区生产总值(第27)、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(第27)、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(第22)、农产品加工业产值(第23)、人均生产总值(第24)、地方税收占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升降幅度(第22)、外贸出口占GDP比重(第26)、招商引资省外境内资金(第25)、实际利用外资为0、工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(第24)、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占年末规上工业企业总数的比例升降幅度(第26)、科技创新综合指数(第26)、城镇化率及升降幅度(分别第26、24)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(第21)、万元GDP能耗降低率(第27)。

二、江陵县域经济发展短板及成因

(一)产业竞争力弱导致营利能力弱

从发展趋势来看,以往江陵速度优势已不明显。2018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4.49%,排名倒数第一;江陵招商引资中省外境内资金排名第25位,实际利用外资为0;虽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、投资增速排名较高,但已不复之前高速发展的态势。表明江陵产业竞争力不足,创富能力弱的现状。

究其原因:一是产业特色不鲜明。全县规上工业企业77家,农产品加工业就有40家,企业数量小,行业附加值低,明显缺乏竞争力;全县限上商贸企业38家,呈现“少、小、散、弱”的基本状况,企业占全市限上商贸企业数量的比重不足5%,且多数是批发业。二是重“引”轻“扶”。对落地投产后的存量经济进一步助其发展壮大的力度不够。对四上企业入库,存在“捡到篮子就是菜”的现象,至今没有影响力大的龙头型企业,甚至还有不少企业萎缩消亡。目前全县工业商贸入库企业一家未进,而在库企业质量也不高。

(二)创新不足导致核心竞争力弱

江陵创新发展起步晚,底子薄,步伐也不快,科技企业少。2018年全县高新技术增加值实际完成9.66亿元,占GDP比重10.3%;工业技改投资增速同比下降4.6%;科技创新综合指数为23.57%,在二类县中排名倒数第二,与其他县市区差距明显。

其原因在于:一是创新意识不强,企业的进取意识薄弱,主动技术改造的企业不多,科技成果转换率较低。二是创新的环境不优。创新毕竟存在风险,对失败缺乏宽容,一定程度打击了科技人才的创新热情。江陵距离荆州城区近,但未充分发挥区位优势,人才缺乏,招不进,育不出,人才引进力度还需加强。

(三)协调不够导致产业结构不优

三产业融合度不够。2018年江陵三次产业结构比为26:39:35,虽然第三产业的占比进一步增大,但仍呈现“一产业大,二产业重,三产业弱”的产业格局,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占比低,制约了城镇化进程。作为农业大县,主导产业还是集中在农产品初加工行业,低产出的粗放型增长明显,同质化的现象较为突出。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的协调性不够。在二类县中江陵生态环境指标排名倒数第一,主要是万元GDP能耗过高,与同类县市相比,江陵的的能耗还处于增长阶段,严重制约了生态环境指标的提升。

(四)措施不力导致发展步伐缓慢

落实举措还不实。目前还存在自我满足,认为江陵经济增速势头良好的思想,缺乏危机和忧患意识,从而少了跨越赶超的冲劲、闯劲。在政策落地上,缺乏对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和新趋势新业态研究把握,难以形成有效有力举措。发展定力还不够。规划赶不上变化,现在外部发展形势波云诡谲,经济压力不断加大,三次产业结构出现反复,产业结构偏重的格局长期未改变。

三、建议和措施

(一)抓牢“加快发展”这一主题,提升产业竞争力

总体来看,江陵县的多数企业经营模式落后,无龙头企业带动。产业特色不鲜明,在发展中追求总量扩张,忽略质量提升,导致后劲发展不足,虽然总量始终是人均、结构、速度、后劲等派生指标的基础,但“以质为帅”才能赢得先机,真正提升产业竞争力。产业竞争力弱将直接导致财政收入、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乏力。因此要摒弃“大鱼吃小鱼”的传统经济,树立“快鱼吃慢鱼”的现代经济思想。深刻认清“加快发展是提升县域经济竞争力的唯一途径”这一事实。

(二)突出“转型升级”这一核心,促进动能转换

大力推动三大产业的转型升级,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。作为农业大县,需以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为主线,大力发展现代农业,充分利用“互联网+”模式,推广稻田综合种养、立体种养、规模种养等生产模式。加速产业化发展,突破性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,提高农产品加工转换率,力争尽快实现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达到2.4:1的目标。坚持“工业第一”的发展理念,推进工业企业的产业高端化、企业规模化、产品品牌化。积极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,充分发挥区位优势,大力发展现代物流和旅游等关联度高、带动性强的产业,加快推进农旅一体化发展

(三)激发“科技创新”这一引擎,加强人才引进力度

要想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抢得先机,要通过“引进”带动“输出”,一方面通过引进产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高的企业,不断推动技术进步,改善产品结构。另一方面要积极扶持有实力的在库企业“走出去”,实现产品最大限度的“输出”。要建立健全“引得进,留得住、用得好”的人才引进机制,形成人才聚集洼地。要培育“鼓励创新,宽容失败”的创新文化,创新毕竟存在风险,对失败缺乏宽容,在一定程度会打击科技人才的创新热情。

四)把握“彰显特色”这一方向,做强特色产业

特色就是优势,优势就是竞争力。重点可以把握三点原则,一是保持连续性,对已确定的战略目标只要总体上被证明是合乎实际的、符合科学发展的就要延续,不折不扣落实。二是突出全局性,强化“一盘棋”思想,最大限度整合资源。三是形成规模性,围绕各乡镇管理区的优势,形成特色鲜明的产业,提升市场竞争力。突出地方特色不但对新型城镇化建设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,而且已经成为了乡村振兴战略、精准扶贫、产业协同、环境治理等方面的重要抓手。

打印|关闭
0
触碰右侧展开